您当前的位置: 网页游戏 > 看资讯 > 人物专访 > 正文

爱坦克也爱二次元,记《坦克世界》之父的传奇人生

时间:2019-05-31 15:46:05 来源:厂商提供 作者:youxi123456

 2007年,捷克的波西米亚工作室推出了一款名为《武装突袭》的、极为硬核的现代军事模拟游戏,无数曾浸淫使命召唤或CS数年之久的金牌射手们都被这款游戏摧残到身心绝望,仅仅玩了几个小时后便宣布放弃,而剩下的那一波人则将它奉为经典,时至今日,《武装突袭》依然被全球军迷视为军事模拟游戏这一领域中的神作。

  

3年后,在白俄罗斯的首都明斯克,也有一家不按套路出牌的游戏开发商因推出了一款更为硬核、极难上手的军事模拟游戏而在军迷圈中名声大振,这家公司名为wargaming,百科上将其翻译为“战争公司”,但似乎中国的军迷玩家们更喜欢它的另一个称呼——明斯克航天局。

WG公司明斯克办公处,被广大玩家戏称为明斯克航天局

好了,我们今天的故事,就从明斯克航天局旗下的硬核游戏《坦克世界》说起。

《坦克世界》到底有多硬核呢?

说它对新手不友好都是给新手留了面子,事实上,就算是个打过几千场对战的老车长,在开新线练新车时也要战战兢兢地在幼儿园里讨饭吃,好不容易活着离开了幼儿园,时常挂在嘴边的话也都是“咦?原来这游戏还能这么玩……”

  

战场的不确定性和每次练白板车都需要重头开始的“反人类设计”,常常让玩家们在每局游戏的间歇里不由自主地点上一根烟,借此表达一下对某条线的迷茫与无助。

所以经常有人会在贴吧论坛里吐槽,能设计出如此变态游戏的,到底是个怎样的人呢?

直到前些日子,一个名叫 Slava Makarov的俄罗斯胖子跑到中国来作客,在360总部和一众国内《坦克世界》高玩进行了亲切会晤,才终于解答了广大中国玩家长久以来这个疑问。

  

Slava Makarov是何方神圣?

在《坦克世界》的高层团队里,相比较起已经被玩家“封神”的serb和经常发言的TJ Wagner,Slava可能大家还不太熟悉,但要论到《坦克世界》的起源,就无论如何也绕不过这个看上去一脸人畜无害甚至还有点“呆萌”的胖子了。

但千万别被他的外表欺骗了,如果了解了Slava的生平经历后,相信你一定会对“人不可貌相”这句中国古话加深一遍认知。

  

Slava现在为什么这么胖无人知晓,但在大概20年前他于俄罗斯坦克部队里服役时,应该也是个帅小伙,因为以他现在的形象,上了战场很难不被长官们当做典型做一些针对性教育。

Slava儿时的照片,大概是颜值巅峰了

没错,Slava当过兵,也上过战场,当的是全俄罗斯最知名部队的兵,打的是俄军2000年以来最惨烈的巷战。

他所服役的近卫坦克第4师是一支军功章能论筐称的王牌坦克部队,俄罗斯人民听到这支部队名号时的反应,几乎就与我国人民在听到38军时的反应是一样的。

用俄罗斯人民的话说,近卫坦克第4师从来不屑与弱者交手,卫国战争期间,从库尔斯克到乌克兰,从易北河到布拉格,这支部队永远是冲锋在最前面的。苏联解体后,近卫坦克第4师又先后参加了两次车臣战争,而按照Slava的从军时间来看,他参与过的应该是第二次车臣战争。

T-80U坦克

Slava说,在参战时他已经升任了排长,带领一支20人左右的坦克排,开着彼时最先进的T-80U在车臣的街头巷尾执行巡逻任务,于是采访时有人问他:“开真坦克打仗的感觉怎么样?是不是比在游戏里刺激多了?”

Slava沉默了一会儿后,表示自己并不想回答这个问题。

事实上,在车臣的长期紧张的巡逻工作应该给Slava带去了一些难以磨灭的记忆,对于一个战士来说,这些并不美好的记忆有可能就会发展成困扰他们一生的梦魇——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当然,也有一部分战士会选择将这种毛病转嫁出去,比如Slava后来制作了《坦克世界》,很多玩家表示自从玩了这款游戏后他们便患上了PTSD,总是会时不时在梦里听到“我们未能击穿敌人的装甲”这样可怕的声音...

  

总之,Slava还是属于万千战斗在车臣前线的士兵中幸运的那个,最终还是带着一身的荣耀退役了。离开部队后,Slava尽情享受了久违的和平生活,养猫、玩游戏、买手办以及各种经典动画形象的毛绒玩具,就此在二次元肥宅的路上一去不复返。

Slava的私家收藏

有人说男人这个物种,就算再铁血的汉子,一旦遇上自己喜欢的东西,也总会有柔情的一面。

日本的女孩喜欢把男孩按照“犬系”和“喵系”来划分,大意就是爱狗的男孩都喜欢在外面浪,体育总比学习要好,而爱猫的男孩则喜欢宅在家里,同时数理化成绩好得要命。

很显然,Slava就是一个典型的喵系男孩。

Slava的ins风格你们感受下

在他的ins上,除了每天发各种猫咪的照片,就是秀一下自己今天又吃了什么好吃的,买到了什么珍贵的手办,跟哪辆坦克合了影,偶尔还会发一些各种迷之角度的自拍,总之,你很难从他的社交网络里找到他曾经参过军打过仗的痕迹。

但细心的人还是会发现,在与各种坦克合影的照片里,他的眼中还是会透出一股不同于普通军迷的情感,或许,那就是他深埋于心底的某些回忆吧。

  

总之,作为《坦克世界》最主要的创始人之一,Slava把自己对坦克的热爱和对真实战场的感悟全都投入到了这款游戏里,他说他不想为了满足娱乐性而牺牲了那些真正应该让军迷玩家们体验到的战争元素。

于是在《坦克世界》的研发阶段,Slava和他团队除了每天要埋头在档案馆里寻找各型坦克的设计手稿,还要时常跑到博物馆里去观察真实坦克的内部构造及各种细节,力求将出现在《坦克世界》中的车辆都做到最高程度的还原。在Slava看来,这些数据甚至比游戏本身还要珍贵,他说,我们的使命不是要让更多人玩这款游戏,而是要让更多人通过这款游戏了解战争的残酷。

  

所谓初心,不外于此。

其实,守住初心,是Slava从成为一名游戏制作人以来就一直在做的事情。

不论是爱猫,爱二次元,还是爱坦克,都是他从年轻时便拥有的兴趣,他一直在做的都是自己想做的事情,因为——既然知道自己想要什么,那么不妨就这样一条路走到黑吧。

毕竟有时候男人做事,就图一个痛快,就像在坦克玩家中广为流传的一句口头禅:“干,就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