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网页游戏 > 看资讯 > 人物专访 > 正文

世界观激发脑洞 专访《蜀山异闻录》作者流浪的蛤蟆

时间:2017-04-26 09:53:00 来源:

日前,国内知名网络文学大神流浪的蛤蟆2017年新作《蜀山异闻录》在博易创为旗下天地中文网正式连载完结。作为国内首个贯穿古今的平行世界观“望古神话”旗下首部仙侠题材小说,《蜀山异闻录》自3月10日一经发布便引起了颇高的关注度,热度持续高涨。

流浪的蛤蟆

《蜀山异闻录》基于望古神话世界观而创作,“望古神话”是国内首个将中国古代神话传说和真实历史融汇一体的宏大架空世界,它打通了过去与未来的时空界限,有着自成逻辑体系的结构和设定。那么《蜀山异闻录》在融合望古神话世界观架构设计的过程中,激发出了怎样的脑洞和创作灵感?让这部作品呈现出了哪些区别传统蜀山作品的看点?记者有幸采访到了《蜀山异闻录》作者流浪的蛤蟆。

以下内容为记者与流浪的蛤蟆对话实录:

记者:我们知道《蜀山异闻录》是基于望古神话世界观架构的一部作品,您也一向钟爱蜀山仙侠题材的作品创作,那么在创作这部作品的时候,与您以前创作的蜀山系列作品相比,在创作思路上会有哪些不同呢?

流浪的蛤蟆:应该说基于世界观的架构来创作就是最大的不同点。在我们规划望古神话世界观架构之前,也看过很多类似的世界观架构,但往往都会对参与作者的创作有所限定,有时导致很多作者未必能够在这类有限定条件的架构下,发挥全部的实力。

但望古神话世界观却完全不会有这种掣肘现象,望古神话世界观足够宏大,足够包容性,而且能在某种程度上刺激作者更好地发挥。因为在规划这个世界观的时候,我们就希望能给作者们更大的自由度,让任何类型,任何风格的作品都可以加入进来,可以最大发挥每个作者创作力。

记者:您觉得望古神话世界观的架构设计对《蜀山异闻录》带来哪些影响呢?比如说是否会激发一些新奇的脑洞?

流浪的蛤蟆:很多幻想世界一诞生,就会产生很多伴生的故事,望古神话也是如此。它将中国古代神话传说和真实历史融汇一体,并打通过去与未来的时空界限,打造出一个宏大的架空世界。所以望古神话一诞生,就自然带出来很多故事,而且这个世界观架构也很有趣,从而也为《蜀山异闻录》的故事情节增加了很多趣味点,我以前做其他蜀山题材作品的时候,并不会写这样的故事情节,可以说这就是望古神话世界观带来的情趣。

记者:除了望古神话世界观架构设定之外,创作《蜀山异闻录》是否还有其他的灵感来源?

流浪的蛤蟆:《蜀山异闻录》是望古神话世界观体系的伴生故事之一,当然每个故事都可能有会有很多源头,相信每一个作者的灵感来源都是多源头的,但在创作过程中需要作者来把握。

记者:当前蜀山仙侠系列作品非常多,几乎已经有数百部了,相比于其它蜀山作品,尤其是比较经典的蜀山作品,您觉得《蜀山异闻录》会给读者带来了哪些有特色的看点呢?

流浪的蛤蟆:《蜀山异闻录》拥有传统蜀山作品的元素、脉络,但与传统蜀山作品又有很大的不同。这部小说核心内容是基于望古神话世界观架构,展现的是世界逆冲带来的危机,在危机下有天选者英雄来救世的故事。其中蜀山界指定了危机发生的场景,是望古神话体系下的一个平行分支世界。这也是该部作品的一个看点,就是蜀山世界和本源世界的文明穿越,不同人物对不同世界的认识反差等等,都非常有意思。

记者:在创作《蜀山异闻录》之前,是否也考虑过现代的读者会喜欢什么样的蜀山剧情?

流浪的蛤蟆:这个肯定是要考虑的。《蜀山异闻录》的故事诞生地其实就是我们现代的社会,主人公就好像是我们身边同学、朋友。其中的爱情故事就是一个现代的爱情故事,虽然有仙侠的背景,但现代味道还是挺清新的。希望这样的剧情设计,能让这部小说的蜀山界与读者的距离更近。

记者:蜀山异闻录中为什么会选择张羽这样一个没有任何特长的平民青年做主角?甚至当上天选者?

流浪的蛤蟆:因为没有天生的英雄啊!很多现实里的英雄,也不是生下来就有英雄气质的,而是在遇到了危机需要挺身而出的关键时刻,不会退缩敢于挺身而出的就是英雄。相信我们每个人都有机会成为英雄。

记者:张羽在发现好友和弟弟接连消失,且身边的人却丝毫没有保留对他们的记忆,这时候洛姬瑶出现,跟张羽阐明因果关联、平行世界逆冲等信息,并说只有他才能去解救蜀山世界,他便相信了洛姬瑶,并跟着她去到了蜀山界。大家都很好奇,张羽为什么会这么轻易相信洛姬瑶呢?

流浪的蛤蟆:每个人都有好奇心,如果没有前面的铺垫,没有好友和弟弟的失踪,张羽很难去相信一个陌生的女孩子。而且故事设定的本来是这样:每个人都会有这个机会,可是有些人选择了不信,所以他们不是英雄,就没有属于自己的可歌可泣的故事,只有像张羽这样选择了相信的人,才有机会成为英雄。

其实本质还是在面对问题需要挺身而出的时候,英雄们没有退缩,但普通人退缩了,所以每个人都有机会,但并不是每个人能会成为英雄。

记者:张羽以现代人的身份来到凶险重重的蜀山界,面对血海之灾,生灵涂炭,各大门派死伤惨重、艰辛维系,张羽为什么没表现出害怕也没有出现任何要退缩的心理斗争呢?

流浪的蛤蟆:从书中的剧情发展来看,既然他已经选择来到蜀山界,就是已经经过各种心理斗争了,当他到了蜀山界必然是要做好一切心理准备的,因为他已经无路可退。

记者:《蜀山异闻录》中女主角颜色戏份很少,这个是怎么考虑的?

流浪的蛤蟆:作为一个网文作者,我习惯了写大长篇,这部小说是二十万字左右篇幅的短篇,我要尽可能把情节做足,所以感情戏就被压缩了一下。其实真正的感情戏往往是惊鸿一瞥,最为刻骨铭心,日常繁杂琐事反而没冲击力了。

记者:好友和亲弟弟都变成血神子,最终在战斗中被张羽打死,而且死亡就代表这二人在本源世界也将永远消失,作为读者觉得很遗憾,也很想知道,这时候张羽的内心是怎么想的?

流浪的蛤蟆:张羽的初衷肯定是不想出现这样的结局的,他也曾用尽各种方法想解救挽回,但事实证明这些都是无用的。在当时的场景下,张羽已经没有别的选择。而最终结果形成,对于张羽来说,这么艰难的事情,相信他已不愿意去多想,宁可忘掉。

记者:感觉张羽和颜色二人错乱交织的因果线很有意思,这一情节的设计,是基于望古神话世界观的设定吗?

流浪的蛤蟆:对的!《蜀山异闻录》是望古神话世界设定的伴生故事,因果线是世界观架构的一种设定思维,这是个很有趣的设定。如果没有这个世界架构,估计我也很难想到会写这样一个故事。

记者:《蜀山异闻录》中的蜀山界,是不是一个会让读者感觉到人人都有机会去的蜀山界?

流浪的蛤蟆:是的,这个蜀山界应该说是可以跟每个人都有关联的世界。就不像传统蜀山作品的蜀山界只能向往了。但是,可以去不代表就一定能去,因为选择权不在自己,而在于会不会被世界逆冲,或是因果线选中。

记者:文章最后,感觉整个解救行动只是完成了一场战役,血魔没有死,故事远未结束,而且又酝酿起更猛烈的风暴,请问您是否要准备写下一部吗?

流浪的蛤蟆:望古神话世界观的主要情节就是天选者的救世故事,应该说天选者的战斗永远不会结束。但至于下一部,暂时还未有打算。

记者:我们知道IP衍生是现在网络小说的一个主要发展趋势,在创作《蜀山异闻录》时,您是否就已经规划好了未来的衍生路线?

流浪的蛤蟆:应该说望古神话世界观在构建之时,就已经考虑好了针对各部作品后续的IP衍生规划。对于我们作者来说,没必要考虑这么多。我写故事的时候,只想写一个好故事。至于衍生是商业运作的事情,交给可靠的伙伴来就好了,我本人也并不擅长这些,只会写小说而已。

记者:假如把《蜀山异闻录》改编影视,你觉得先改编电视剧好,还是先改编电影好?

流浪的蛤蟆:两种方式都很好的,只要有机会都可以做的,我也很期待。

记者:如果《蜀山异闻录》改编影视,您觉得这部作品中改编的难点在哪?亮点又在哪? 您会对改编的影视公司提出哪些建议?您会亲自做编剧么?

流浪的蛤蟆:我不是职业编剧出身,虽然也写过一些剧本,但仍旧认为自己在编剧行业不够专业。以作者的身份,我觉得难点在于如何给观众交代清楚世界观的架构和背景,以及平行时空、世界逆冲这些概念吧。

从具体的改编细节来说,我不会提任何建议,至于做编剧,这个还是看情况吧。

记者:在您的心目中,有没有出任男女主角的最佳候选人?

流浪的蛤蟆:我还是蛮喜欢胡歌的,女演员关注的不多。

记者:如果《蜀山异闻录》改编成游戏,您觉得适合改编成一款什么风格的游戏?

流浪的蛤蟆:我自己做过一个养成类的剑仙经营游戏的设定,每个玩家一个门派,自己培养弟子、炼制法宝、打妖怪,门派间还有战斗和大比武,我觉得类似这种游戏就挺有趣的。当然这只是我的个人想法,具体还是需要专业的伙伴来考虑。

记者:请您再简单评价一下,基于世界观的创作会给IP行业发展带来哪些意义?

流浪的蛤蟆:单部作品的IP开发,往往只是一锤子买卖,改编一次就完活了,就算这个作品其实还有潜力,但是却没有办法继续挖掘,所以中国暂时很难出现有世界影响力的文化作品。但世界观的创作,可以有很多作品,可以持续不断的开发,前后作品气势累积,就有可能出现一个长时间,长跨度,影响力广泛的幻想体系,甚至从国内走向世界。

文章很赞,分享给朋友